手机版

诸葛庐听书网

347 番25,人生奇迹(全文完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回酒店的时候,她让霍桀进房间了,甚至那两个晚上,霍桀晚上都是跟她一起睡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没有碰她,只是抱着她说话。

    唐旻还是担心他到半夜控制不住会做出出格的事情,可他却说:“放心吧,自从对你一见钟情后,我就再没碰过女人,算起来也有九个月时间了,这段时间我练成了禁欲大法,即使美人在怀,也依然淡定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唐旻还不信,满身心戒备着,准备霍桀敢乱来,就使用暴力,可两天观察下来,他还真的没对她做坏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霍桀搭档飞了一个月后,唐旻带他回了内华达州老家。

    霍桀对未来丈母娘介绍起了自己的家庭情况,一听霍韶的名字,唐旻母亲立刻拿出一张老照片要霍桀辨认。

    唐旻也凑上去看,照片是她父亲与当时在航校一起学飞行的好同学的照片,而父亲那位好同学,唐旻一眼就认出是年轻时的霍韶。

    霍桀当场就打电话与霍韶确认,在得知唐旻是当年故友唯一的血脉,霍韶也是十分惊讶,挂了电话立刻启程前来内华达州。

    在霍韶来之前,唐旻就带着霍桀在小镇转了转,还去看了内华达州许多雄伟的山脉。

    人在奇景面前,总能宽阔心胸。霍桀直言,遇到唐旻之后,他的人生格局大了许多,明白只有坚持才能看到奇迹。

    “而你,就是我人生的奇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霍韶是带着霍桀母亲一起过来的,看过唐旻父亲当年留下的日记,他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原来当年俩人开战斗机训练时,曾经遇到空中事故,在低空用降落山逃生到渤海湾一处荒岛。

    当时霍韶的脚不幸骨折,是唐旻的父亲连夜背着他,去了救援队容易搜寻探测到的海边,获得了最佳被救机会。

    后来唐旻的父亲被美国航空公司高薪聘请,他们举家移民,当年通讯不发达,俩人就这样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霍韶这人深明大义,一向秉持有恩必报。

    见大家都在为救命之恩感动到要哭,霍桀对霍韶说起唐旻在星扬的那次完美紧急迫降,他本人其实也在飞机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霍韶看来,唐旻的父亲救过他,而唐旻救过他唯一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两代的恩情,要他割一半星扬的股份出去,他都愿意,更别说同意霍桀和唐旻在一起。

    唐旻这人传统,直到双方父母见面同意了她与霍桀的交往,当晚,她才愿意让霍桀碰她。

    而一直以为唐旻早已和前男友在一起过的霍桀,在得知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时,竟直接软在了里头。

    唐旻疼得没时间去搞清楚他怎么回事,幸而他软了之后很快就出来,没有硬冲,这样倒是消解了她不少疼痛。

    待两人都清洗好,唐旻这才有些尴尬地问起:“你是不是有x功能障碍啊?”

    霍桀此时仍是无法置信地看着天花板,半晌后才说:“可能是太久没有,所以有点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他是没脸告诉唐旻,以前猜测过她与其他男人车震。

    唐旻“哦”了一声,乖巧地窝入他怀里准备睡觉,忽然又想起一个事情,便趁着气氛合适,问了霍桀:“你以前不是交往过其他姑娘吗?怎么上次还说自己的初恋初吻在?”

    “以前那些都不是女朋友,最多就小打小闹,所以初恋是你。我也没亲过其他姑娘,所以初吻对象也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旻一时间被绕晕了,“可我记得紧急迫降那一次,有个空姐在洗手间说你脱了她的裤子……”

    唐旻话还没说完,霍桀就转身抱住她,“咱不说这个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过去的不堪实在难以启齿,霍桀知道自己不说清楚,唐旻肯定心里会有疙瘩,便又组织了一下腹稿,但他要求唐旻要用一个回答来换。

    唐旻同意了。

    霍桀支吾了半日,“你跟飞安局局长王明阳是什么关系?你说不认识他,真的不认识吗?”

    唐旻想也没想,直接说:“我刚到星扬时,有一次飞机遇到气流引起很大颠簸,机上一名乘客因此心脏病发。下机后我遭到了飞安局的调查,调查组的成员之一正是王阳明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看上你了?”黑暗中,霍桀攥紧拳头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他开口要我做他的情人,以此来交换那次事件的平息。如果我不从,他说要搞到我开不了飞机。”唐旻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,语气很平,像是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妈的!回去老子要宰了这个王八蛋!”霍桀清楚了唐旻与王明阳为何会有那种传闻的原因,当即火大地掀开被子,跳下床在屋子里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唐旻相信霍桀说到做到,但她不想看到这种事情,她觉得麻烦,便下床从背后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了,你知道我不喜欢这种生活,我会觉得很累,就当是为了我,不要再去做任何会引起反弹的事情,好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轻很柔,似有魔力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愤怒得像是要立刻手刀杀人的霍桀,被唐旻一安抚,渐渐就平下了情绪。

    正所谓一刚一柔,一热一冷,正是唐旻这样的女人,才能反其道而行,镇住没人压得住的疯狗霍桀。

    后来,唐旻就被霍桀抱着躺回被窝了,他开始唱小星星哄她睡,全然不想提换答案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唐旻没忘,霍桀只得硬着头皮将在斐济那晚的事情交代清楚。

    唐旻气得不行,要说霍桀是正正经经交往姑娘,她还能接受,yue炮这种事情,她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后来,霍桀就被赶去客房了,然后唐旻一连好几个月都不让他碰,总是嫌他脏。

    霍桀每每都可怜巴巴地解释:“我都是全程戴t的,也没亲她们,手也从不乱摸,最多就隔着衣服,我保证从没跟别的女人体液交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你跟chu男差不多纯洁?”唐旻就笑了,眼底满是讥讽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啊!”

    “你简直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要脸我怎么追得到你……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一年后,唐旻消气,洞房花烛夜,霍桀在禁欲了一年零九个月后,得以跟唐旻完成了第二次彻底的体液交流活动。

    (全文完)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