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
诸葛庐听书网

245章 偷人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莫愁已经习以为常,挺着她的大肚子扶着丫头的手往前走,她如果不是有身孕,岂会留在府里?其实吧,她就是现在也想走,可是无奈被她的丈夫捉到了,只能留在府中看家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行过来的挽晴时笑道:“老祖宗生气没有?”

    挽晴摇头:“只是担心我们夫人,池老祖宗的精神又好了一些;有夏夫人和紫珺姑娘她们陪着,老祖宗倒是很安乐。我们老爷,走了?”

    莫愁摊手:“走了,这么大的宅子里,一个主子也没有留下来,你说这像话吗?要离开也是我们才对,怎么也要有个主子在家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柚子打发人来说,要让我们去瞧瞧她,就是她叫得比谁都大声,绝不离开夫人什么的,结果就她嫁的远!我看,打发车把她接来住些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已嫁作人妇的丫头大胆的编排她们的主子,在水家祖宅里越走越远:这个府里的人并不复杂,有没有主子也没有什么人会乱来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边关的帅府之中,苏万里逗弄着一个小姑娘:“乖,叫义父,义父给你变糖果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给面子:“你换个花样吧,我娘亲用过不知道多少次了——糖就在你的衣袖里嘛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爬到苏万里的身上,翻开他的衣袖找到糖就塞了一颗在嘴巴里:“我要骑马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小小心灵当中,这个人人敬畏惧怕三分的苏大将军。也不过就是一个大玩伴罢了

    苏万里坚持:“你叫义父我就让你骑马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理他:“我要骑马。”

    紫珏看得叹气:“小宝你给我过来。要叫叔父!还有,苏万里啊,我给你找的那几个姑娘有什么不好?哪个不是花容月貌,又哪个不是骑得了马打得了人?”

    方正人的嘴角抽了抽,然后假装没有听到,把削好的苹果给万氏:“我想着,这两天清儿也就该到了。”

    水老将军和儿子一人一个苹果。拿起来就要咬,却被紫珏叫住:“祖父,父亲,吃这个。”她面前的盘子里不但是削好的苹果,而且还把苹果切成了块。

    水将军向方正人挑挑眉,接过盘子笑道:“珏儿,你还是要自己多吃些。”

    紫珏指指苏万里:“他削苹果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苏万里笑嘻嘻的:“紫珏,你不是说想要给水将军找个知冷知热的人……”话没有说完,苏万里就被水大将军拎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还没有练功吧。走,现在就好好的练一练。”水大将军不由分说就把苏万里拎走了。

    唉,他也不是不知道儿媳妇是一番好意,但是儿媳妇什么都好,就是看女人的眼光实在太差了些!

    再说,他也真得不想再找个妇人来。如今这样就挺好:和老父抢孙女。烦了就鼓动儿媳妇出来走走,日子多痛快?

    苏万里的怪叫没有人理会,他现在有三个师父:方正人,水老将军和水将军;每次紫珏来看他的时候,他就会天天鼻青脸肿的,但是功夫也真得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有水老将军和水大将军两个人在,苏万里想不建功立业也难了;如今皇帝就很看好苏万里,认为他如果成家的话,苏家就会是以前的水府。

    但是苏万里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毛病:这个事情,明着暗着不知道被关心苏万里的人提起多少次。就连京中的皇帝也有些生疑——苏万里不喜欢女子?!

    紫珏如今的大事,就是给苏万里说亲,把苏万里的头发愁白一半!好在他每次见到紫珏都欢喜的让头发黑一半,这才没有未老先衰。

    做媒不成的紫珏很不服气,在家中就盯着公公:太公公实在是不好意思啊;到了边关嘛,自然就要盯紧了苏万里。

    苏万里也不想再被紫珏逼问下去,留下一句:“紫珏,你腹中的孩儿,我定要做他的义父。”

    紫珏还没有作答,他和水大将军就不见了人影儿。

    “那你——”她眨眨眼:“要问问水清才成了了,这事儿我可自己做不得主;对不,小宝?”

    小宝笑着扑过:“娘亲说什么都是对得。”这就是个小人精,永远都知道说什么会哄得人开心。

    苏万里被水大将军指导完趴在了地上,呼呼顺气的时候,只能目送水大将军离开;不想一眨眼,眼前就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水清!”他瞪一眼来人:“你来得真快,跟得这么紧做什么,还怕紫珏跑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几年过去,他当然对紫珏不再是原来的感情,但就是喜欢和水清做个对:当年他可能没有做对,更没有捣过乱,所以一直认为自己太过善心了。

    那,不像他苏万里啊。

    水清斜眼看他:“你要做我儿女的义父?”

    苏万里撇嘴:“那不是给你脸,不是看着小宝儿乖巧,就凭她是你女儿,我也不会认下这个义女的。”

    水清伸手就抓过去:“苏万里,你……”

    紫珏挑帘进来: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刚刚还黑着脸的两个大男人,马上笑得春风拂面;苏万里先开口:“水兄刚到,我实在是有些过于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水清的大手也改放在苏万里的肩膀上,用尽大力的拍了拍:“是啊,是啊,我可是极为想念苏兄。”

    苏万里不甘示弱,一拳打在水清的胸口:“水兄还是风采依旧,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紫珏翻个白眼:“要打就痛快点儿。水清你不要欺负人,你用一只胳膊就可以了,打完过来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转身就走。完全没有相劝也没有理会的意思。就好像他们真得打起来也不过是小事一桩。

    苏万里和水清倒不打了,抢步跟在紫珏身后;水清拉起紫珏的手来,苏万里在旁边直问紫珏还想吃什么水果不。

    自水清到来,吃饭的时候就更热闹了。

    晚上,水清偷偷摸摸的离开,然后摸到了父亲的房前,听了半晌刚想翻窗。就被人拉住了,把他吓一跳。

    回头见是苏万里,他瞪了一眼过去:“想吓死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大半夜不睡在干吗?”苏万里很奇怪。

    水清往父亲房里探了探,头也不回的答道:“偷人。”

    苏万里瞧瞧水大将军的房,再瞧瞧水清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答他;然后就眼睁睁看着水清跳进了水大将军的房里。

    很快,水清就翻窗出来:“你关窗……”他的话没有说完,手中抱着的女儿就被苏万里接了过去:“你断后,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水清当然不会放过他,马上飞步来追:“那是我女儿!”

    紫珏打着哈欠出来喊住在屋前跑来跑去的两个人:“半夜不睡做什么呢?你们都不是孩子了!”

    水清还没有来得及答话。苏万里就响亮的道:“你家水清去偷人了,被人捉个正着才紧追我不放。”

    紫珏听得一愣,水清听得大惊:“苏万里,你胡说什么!”下意识先去看妻子的反应,就被苏万里得了空逃走。

    苏万里都哼起小曲来,可是半路上一阵风刮过。小宝儿就不在他怀中了;不远处站着方正人:“你小子。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解释,抱起孩子就走了——妻子还等着抱着外孙女睡呢,他也不想让小宝儿在夜风里呆得太久。

    苏万里看看双手,再看看方正人,只能垂下头:“又输了!下一次,哼,下一次肯定要躲过你们这些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他恨恨的纵身而起,却不是回自己的房里,直扑帅府园子里的一处小房子:那是给花匠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苏万里看看左右,然后轻轻的敲了几下门:“是我。睡了没有?这几天你白天不出来,今天晚上月色不错,能不能出来走走?”

    少有的温柔声音。

    门打开了,自里面走出一个身穿军中制式衣甲的人:“不是说好,让你等来客都走了,再来找我嘛——我今天来也不是想你了,我只是想看看花你有没有记得浇水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一早就赶回军营,还是先回去睡了;你也先回去吧,来客可都不是普通人,莫要被他们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苏万里伸手握住士兵的手:“你不想我,可是我想你了……”他把人直接搂到了怀里!

    “咳,这大半夜的不睡跑到花里来,苏大将军这是在偷人吧?”水清的声音清清朗朗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万里和士兵猛得分开,还不等他们开口,就看到水大将军自树上跳下来,水老将军自暗影中显身,方正人也自不远处的假山飞过来——那是截断了去后门的路。

    紫珏好不容易才把灯笼点着,最后一个出现,却是最为正常的自路上走过来:“苏万里,你不会真得有毛……”

    一面说话她一面拿灯笼去照士兵,就算士兵的脸垂着,她还是惊叫了一声,然后上前两步再仔细瞧瞧了:“永、永宁公主?!”

    接着她一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:“我的天!”

    永宁的脸红通通的,想摆出她应有的公主风仪来,可是最终还是扯了一下紫珏的衣袖:“义姐——”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娇嗔,却有着七分的告饶。

    (大结局)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身体一直不是很好,此文还是尽了我最大的努力来写,能得到大家的喜欢,用古人的话来说就是:于愿足矣!

    自从写文到现在,从来没有休息过一天,如今身体真得不太好,我想向大家打个招呼,容女人歇一歇。

    新文也给女人足够的时间来准备,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,好不好?

    我们相约七月再见:不见不散哦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